【家国情怀】母亲的腊月

发布时间:2019-01-24 浏览人次:

腊月,大雪纷飞。倔强的老母亲依然抱着热水袋坐在老宅的大门口,期待的目光飘向村口。

其实,自打1979年哥哥在那场边境反击战中牺牲后,我家的门头上就多了一块“烈属光荣”的小铜牌。

于是,每年的腊月,便成为母亲心中最神圣的日子和精神支柱。

咳了几声,母亲的脸上闪过一缕笑容。她一定是忆起当初刚钉上铜牌头几年的情景:每年腊月,大队干部都要带着少先队员敲锣打鼓来我家“送年”,送来的不仅是印有“光荣之家”的年历和慰问金、抚恤金,还有一种叫“军属光荣”的崇敬目光。

光阴如水,岁月如禅。一晃10年过去了,大队改为村委会的那年腊月,文书独自送来了一张银行卡,说是今后每年腊月村里不再组织“送年”了,如果要“光荣之家”年历,自己到村部去取。满腔热情的母亲一下子惊呆了,不解地望着文书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此后,腊月里再也没有了“送年”的锣鼓声。但是,母亲依然坚定地打扫院子,洗好茶盘,静静地坐在门口等待着。

大家劝她,不语。

时间如房后那条山涧默默地流淌着,一晃又过了近30年。古稀之年的老母亲,身子更加佝偻,那张布满战壕的脸上,添满了纵横。每逢腊月,总是眉头紧锁。

今年秋天,我家的门头上终于挂上新的光荣牌,母亲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阳光。

“咚咚锵、咚咚锵……”我家门口那条小路上,又响起了锣鼓声。耳背多年的老母亲犹如身体里注入了一股活力,手舞足蹈得像个小女孩,大声说着:来了,快,准备鞭炮和茶点……

 

一会儿,她的头和手耷拉在靠背椅上,脸上定格着微笑。

相关阅读:

转载请注明出自兵系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