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 资讯中心>> 兵系天下闪小说

【铭记历史】一门忠烈

发表时间:2019-02-15 11:37:10

 新华社记者 郭晨 摄

     华山河在半山亭里徘徊,久久地凝视着山下那满目疮痍的村庄和山边那个繁体的“華”字,一种如山沉重的悲愤之情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“哒哒、哒哒”战马徐行,马蹄敲击着乡村古老的石板路,也敲击着他的心。

下马,默默地面对已经坍塌的华家老宅,他紧握的双拳似乎要捏出水来。

“嘚!嘚!”拄着拐棍,带着墨镜的老人,从一间小房子里缓缓地走了出来。

大伯,我是山河!他激动地上前几步。

大伯的声音不容置疑:不管你现在是八路军的什么官,给我跪下,叩头!

“噗通”一声,他面对山坡的“華”字跪了下去。

大伯的吼声中充满杀气:鬼子丧心病狂屠村,你父母倒在刺刀下时,你在哪? 你的部队在哪?

跪着,依然挺直胸膛的他,坚定地回答:保国土,杀鬼子!

你带去抗日的弟弟和妹妹,他们的骨灰先后被送回来时,你在哪?大伯的声音哽咽了。

他的嘴唇咬出血来,大声地回答:保国土,杀鬼子! 声音在山谷中回荡。

好、好!大伯说完猛地丢掉拐杖,“噗通”一声跪下之后,“砰砰砰”叩了三个响头,说:三湘自古多豪杰!列祖列宗你们听见了吧,我华家子孙没有一个是孬种!

扶起大伯,看着没有了墨镜的两个深深的窟窿。他急切地问:大伯,你的眼睛?

大伯咬牙切齿地说:我的眼珠,是被鬼子用刺刀生生地剜出来……听罢大伯的血泪诉说,他的眼睛里迸射出一道芒寒:畜生!

良久。华山河再次向那个“華”字行个军礼。其实,那“華”字,是由一块块墓碑组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2017.10.26


扫码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