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 资讯中心>> 兵系天下闪小说

一片“兵心”在玉壶 ——读剑言一白军旅闪小说

发表时间:2019-02-15 11:26:55

2007年初,闪小说在中国大陆兴起,因其适应当代生活节奏、当代情绪宣泄、当代传播方式和当代阅读需求,快速崛起,风行天下,成为引领阅读新潮流的小说家族新样式。十年来,遍布全国各地的无数作者,在闪小说的广袤原野上驰骋才情。其中,有一大批心怀高远、风格独具的作家脱颖而出,吴跃建兄便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吴跃建兄军旅出身,曾为上校政委,后转业地方。工作之暇,他以笔名“剑言一白”从事文学创作,小说与散文兼攻,均取得不俗的成绩。现为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会员,当代微篇小说作家协会副秘书长。先后在《解放军文艺》、《解放军报》、《福建文学》、《百花园》、《微型小说》、《厦门文学》、《当代闪小说》、《小小说月刊》、《微型小说月报》等众多报刊发表散文、小小说和闪小说100多万字,并在各类全国性小小说、闪小说大赛中多次获奖,著有《军旅赠言》等。


放眼当下闪小说界,吴跃建兄的军旅闪小说独树一帜,量高而质优,尚无出其右者。这些作品,取材广泛,主题深刻,构思精巧,人物形象鲜明,表现手法多种多样。

众所周知,作家的生活阅历与人生体验是创作的富矿。20多年的军旅生涯,不但是吴跃建兄引以自豪的人生经历,而且深刻地影响了他的文学创作。在闪小说创作中,他以军旅题材为根据地,纵横驰骋:甲午战争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、对越自卫反击战、抗洪抢险、边防缉毒、国际维和、军旅爱情、军民鱼水情……多侧面多角度地反映了五光十色的军旅生活,真实再现了不同时代的军人风采。

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吴跃建兄军旅闪小说的主题,那便是“军魂”。闪亮的军魂,是他创作的主旋律。上自将军,下到普通士兵,在他们的身上,无不彰显着保家卫国的情怀,无不闪耀着无私无畏的精神。对敌人,他们砥柱中流,敢打敢拼,不惧牺牲;对老百姓,他们如春天般温暖,为民排忧解困,军民一家亲;对亲人,他们舍小家顾大家……无处不在的军魂,熠熠闪亮,催人奋进,导人向上。

闪小说在600字之内作文章,由于篇幅短小,倘平铺直叙,读者必无兴趣。因此,闪小说格外讲究构思的精巧。吴跃建兄深谙此理。他的闪小说在构思上颇下功夫,螺蛳壳里做道场,杯水兴波,闪跃腾挪,于山穷水尽疑无路处,峰回路转,别开生面,踅入柳暗花明又一村之境。譬如《压岁》,就是一篇佳构。每逢佳节倍思亲。作品层层推进,最后凌空一闪,镜头定格在一张泛黄的战地军人照片上。原来家人们思念的这位亲人已经牺牲了。这一结尾,极富艺术张力。譬如《将军忌》,开头布阵设疑,最后揭开谜底,老将军的一番话,可谓画龙点睛,撼人心魄。譬如《天地娘心》,写的是一个处理英雄牺牲的善后故事,先抑后扬,一波三折,引人入胜。类似妙构所在多是,不胜枚举。

塑造出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是一篇小说成功的重要标志。闪小说创作也不例外。吴跃建兄的军旅闪小说中,就成功刻画了一批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。譬如《天地娘心》的母亲,是多么朴实,又是多么伟大啊!母亲形象达到了“这一个”的典型高度。正是有千千万万这样的军人母亲,才使我们的钢铁长城坚不可摧。譬如《将军跪》 中的老将军,他那凛然一跪,跪下的是身体,立起的是大写的人,是为民请命的高贵精神。譬如《最后的胎教》的军嫂,视产房为生命中艰辛而辉煌的战场。丈夫是中国维和部队的英雄,为世界和平做贡献;她则是产房的英雄,为养育接班人做贡献。这些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,让人过目难忘。

吴跃建兄的军旅闪小说特出之处尚多,譬如语言生动,善用道具,表现手法多样等等,兹不赘叙。

欣悉吴跃建兄的军旅闪小说即将出版,我为他感到由衷的高兴。这部军旅闪小说集,不但是他闪小说创作方面的丰硕成果,而且填补了闪小说发展史上的一个空白,意义非凡。

一片“兵”心在玉壶,闪亮的军魂,是吴跃建兄创作的不竭源泉。我相信,在军旅闪小说创作上,他一定还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2017年1月15日匆就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(程思良: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学会会长)


扫码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