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 资讯中心>> 兵系天下闪小说

【福建闪小说作品联展】——邱天作品(选)

发表时间:2019-03-21 16:34:34

作者简介:邱天,福建永安人。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、福建闪小说委员会副秘书长。著有小小说集《履痕,在岁月中萌芽》、《梦的阶梯》。


将军的女儿

  文/邱天


  奶奶,都说您是将军的女儿,讲个抗战故事吧!我要参加演讲。

  娃啊,听奶奶说——

  俺从小寄养在养父家。人家娃都有爹,俺爹是谁呢?

  养父说,你爹他们在打鬼子。

  啥是鬼子,坏人吗?

  养父嗯着。

  养母说,英啊,你爹他们枪林弹雨打鬼子,为了俺老百姓啊!

  一天鬼子又进村扫荡,养母抱起我,跟着养父钻进土窖。

  “叽里呱啦”的声音传来,像是鬼叫声。鬼是索命的,抓小孩,杀大人。我怕得想哭。养母把俺搂在怀里,俺听见她的心“砰砰”。养父堵在地窖口,用坚实的脊梁保护着俺们。

  俺盼着爹快回来把鬼子赶走。

  听养母说那个深夜爹回来了,见俺睡了,将一包东西交给养父保管,很快又走了。

  养父也在做地下工作,送情报,保护他叫“同志”的人穿越敌占区,走之前总要交代照管好英子。他们将俺当作亲闺女,生怕有什么闪失。

  再后来俺村成了根据地。俺帮养母在油灯下熬夜做军鞋,鞋儿送往前线,爹穿上我做的鞋儿,带着队伍打鬼子!

  一日,养父兴冲冲地说,鬼子宣布投降了!

  俺太高兴了,鬼子要滚回东洋去了,俺爹该回来了!养母激动地搂着俺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俺爹打电话来,说要接俺到北京。俺说爸,俺还是留在家乡吧!养父母为了俺没有生育,俺是他们的亲妞!

  孙子参加演讲,慷慨激昂讲抗战故事,自豪地说我的奶奶是将军的女儿,却愿意留在家乡参加建设。

  听到这俺的泪水汹涌而出。孙子啊!不怪奶奶没说出实情,俺在养父保管的包袱中看见了日本和服襁褓,其实俺叫樱子,是日本军人的弃婴啊!





火的生命色

  文/邱天


  岭上映山红怒放了,我看见一簇一簇的火苗,从山村向城市蔓延。

  编辑部收到几篇小小说稿子,如同映山红暖了我的心窝。

  署名叫烈子的山村教师热情奔放小小说风格,令我刮目相看。我的副刊推出专版,向读者介绍这位文学新人。

  与烈子未曾谋面呢!何不趁这大好时光看看他去?

  说去就去,在映山红一路陪伴下我走进岭上一座土木结构校舍。烈子告诉我,老校长退休前耗尽一生积蓄,购买了水泥、砖块、木料,在村民出人出力协作下建成了这校舍。

  烈子留我夜宿,我们挚友般秉烛夜谈。

  一年后,烈子告诉我,他要出版小小说集,让我写篇序。我欣然接受。我说你的小说渲染了映山红的火红,那是生命色,新书就叫《火的生命色》吧!

  三个月后,《火的生命色》通过了出版社终审,就等出版。

  不幸的消息从物流公司传来,一场火灾将仓库中准备发货的《火的生命色》化为灰烬!烈子愣住了,难道多年的心血在烈火中永生?

  他与我商量,说要跟物流公司索赔。烈子此时需要冷静,我告诉他,可以与出版社商量再版。

  几天后,烈子和一位眉目清秀的女孩来到报社。烈子介绍说,她叫凤凰,是物流公司经理。火灾那天,凤凰冲进仓库奋力扑救,抢出了几百本《火的生命色》。书本虽有火熏焦色,然,内页依旧。

  新华书店破例举办《火的生命色》首发式。书本封面的焦色让读者分外珍爱!

  两年后,烈子给我送来婚礼请柬,他的新娘是那位涅槃凤凰。

  婚礼庆典的主持人是老校长,烈子叫他爸。原来老校长是新娘的父亲!


扫码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