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 资讯中心>> 兵系天下闪小说

【福建闪小说作品联展】——余途作品(选)

发表时间:2019-03-20 14:08:33

余途

作者简介:余途(北京),原名陈唯斌,祖籍福建。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,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业委员会顾问、名誉会长,福建闪小说委员会顾问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北京作家协会会员。出版作品集《余途寓言》、《余途不多余》、《心上荷灯》、《飘去桃花》、《愚说》。参与主编《中国当代寓言》(三卷本)等。获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金骆驼奖创作奖一等奖,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金江寓言文学奖一等奖。


山音

文/余途

来到山里,因为太安静,睡也早了。所有的声音,就是虫鸟的鸣叫。满天星星成了繁星,可也无声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他这个俗人,当然要做俗人的事体,自顾自弄出点响动,还怕惊扰十里八乡的住客,变得蹑手蹑脚,甚至有些猥琐。

谁让他是人呢。人就得有人事,干人事。可有些事干得和动物没什么区别,不然怎么说人就是动物。他胡噜胡噜这儿,胡噜胡噜哪儿,再往肚子里灌几口白天的剩茶。

就在这时,他放了一个屁,一时间成了黑夜里最大的响动。

忽然,从远处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,他好奇地推开门,想继续听,竟再没有了。

他很失落。

一早,山上古庵的钟楼准时敲响晨钟,悠扬宏远。

他竟没有醒。


过去的年

文/余途

老愚一年一年地上了岁数,有了回忆的资本。要说什么是年,过去那花生瓜子就是年啊。

现如今谁把吃花生瓜子当回事,超市里各式各样的花生各种口味的瓜子随处看见,买到家里都不招待见,经常是放坏了扔掉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早先可不行,不到过年你就根本看不见花生瓜子的影儿。快到春节,家里人拿着副食本到指定的商店,每家每户凭证供应,炒花生瓜子一家只卖给每人几两。这一年才能吃一次的东西像个金疙瘩似的,大人给孩子尝几粒后就收走不让动了,过年的几天得靠这点宝贝招待来家拜年的客人。客人一走孩子们赶紧偷着吃几个,只要年没过去花生瓜子又被大人藏起来,年过完,孩子眼里的好吃的也被客人吃差不多没了。

老愚一边捏着花生壳一边回想当时的情景,竟有些酸楚。那是一九七几年到一九八几年的事,说远不远,说不远也远了。




扫码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