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 资讯中心>> 兵系天下闪小说

【福建闪小说作品联展】——朵拉作品(选)

发表时间:2019-03-19 13:59:50

朵拉女士

  作者简介:朵拉·作家/画家。槟城出生。祖籍福建惠安,福建闪小说委员会名誉会长。出版个人集共51部。曾获国内外大小文学奖共60多个。曾获读者票选为国内十大最受欢迎作家之一,文学作品译成日文、德文、马来文等。作品收入中国、美国、新加坡、香港、马来西亚等大学及中学教材。曾任大马《蕉风》文学双月刊执行编辑、《清流》文学双月刊执行编辑。小说《行人道上的镜子和鸟》被译成日文,并在英国拍成电影短片,于日本首映。现为“国际新媒体传播协会”顾问、中国大陆《读者》月刊、郑州《小小说传媒集团》签约作家、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理事、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副秘书长、中国王鼎钧文学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、大马华文作家协会会员、TOCCATA STUDIO跨界原创艺术中心总监,槟州华人大会堂执委兼文学主任、槟城孙中山纪念馆/槟城阅书报社朵拉艺文空间总监、雪兰莪傻傻然艺术协会、沙沙然国际艺术村顾问、槟城水墨画协会、浮罗山背艺术协会创办人兼顾问。受聘为福建华侨大学、广东外语外贸大学、莆田学院、泉州师院客座教授。20178月由袁勇麟教授主编的《朵拉研究资料》出版。至今国内外个人画展10多次,联展超过60次。


金马桶

文/朵拉

他想转行当推销员时,靠父亲的面子找到工作。

喜欢艺术的他本想选读纯美术,父亲坚决反对说当画家没饭吃。

他不断要求之下,父亲答应可走艺术路线,却得和商业挂钩。

父亲探听过室内设计师收入不错。

无奈选读以后,发现亦是另一种创作方式。

他以第一名毕业,拿了最佳创意奖。

第一名,最佳创意奖,没法让他找到工作。

社会如此现实,人家不认识他,完全就看也不看他的文凭和奖状,只嫌他要求的薪金太高。

每个月两千五,真要用来生活,衣食住行加起来,那点钱根本不够,但那无关老板的事。

父亲到老朋友的公司说一声,他终于上班了。

老板推荐他给一名富商,也是你爸的朋友啦。老板笑笑。

首个设计图样!他感激涕零,眼泪差点掉下来。

他全神投入,花许多心思,费许多功夫,忘记吃喝睡觉,完成时,差点掉下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,脸上挂着欢喜的笑。

他把自己想要住的房子的设计图,画给富商赠送给二奶的新房子!

肥头大耳的富商对着他的图样皱眉,那双眉在富商脸上不成比例地瘦,皱起来似乎也有一股力量,一股非常轻蔑的叫他抬不起头的力量。他诚惶诚恐地站在富商办公室里,感觉室内冷气开得太大了些。

这是你的设计?富商根本不抬头看他,声音是从冷气机里出来的。

你爸是xxx?富商问。

他点头。是。

好。再给你一个机会。声音依然如故,毫无温情。记得,浴室里的马桶要金色,其他所有家私,全部要有金边。我要让人家知道我有钱,你明白吗?

明白。金马桶。

回家路上,他犹豫着,要不要去当推销员。




梦想回来过

文/朵拉


突然接到一个朋友的请柬,星期日晚上八点,他的摄影展开幕。

吃惊。企业做得很成功的朋友,竟然是个摄影师?

打电话去祝贺,朋友在电话那头大笑:“什么摄影师,只是业余爱好者。”

出席摄影展开幕式的人很多,并不都是商界人士,有些外形看起来非常像艺术家的人,和朋友似乎非常熟悉。

笑意盎然的朋友兴高采烈地迎接到来的宾客。

开幕式过后有个小型酒会,来宾互相交流。朋友致词时说出心声:“摄影是我的梦想,做生意是为了吃饭。赚钱永远也嫌不够,但感兴趣的事,如果没有做到,怕以后要后悔。”

他说他把赚钱的时间用来赚自己的快乐。到了这个年龄,发现快乐最难,但也最重要最想要。

离开摄影展,我向泊车的方向走去。就在路上,观众热情的掌声啪啪地还在我的脑海里,从前沉睡在我心底的一些梦想,仿佛被拍醒了。
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回到家已经十点,我打开储藏室,把从前学画时候的油画布油画笔油画颜料都找出来,决定从今往后,晚上过了九点的应酬都推掉,规定每天晚上至少花两个小时,重新拾起油画笔!

当年学画,老师说我是画得最出色的优秀生呢!我相信只要我认真,坚持个三五年,我也有机会开油画展。一边洗笔一边幻想自己开画展时,那些羡慕我的朋友肯定后悔只顾赚钱失去个人的嗜好和兴趣,可能也有人像我一样,被激发起爱艺术的初心。

电话响起来,另一个朋友说:“快来快来,老地方见,有好空头,一次可以赚三百万,见面详谈,马上来呀!”

三百万?

我赶紧放下手上的画笔,换衣开车出门赴会。



扫码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