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 资讯中心>> 兵系天下闪小说

【集结号】细细把玩称作家

发表时间:2019-03-06 10:36:16

  在这次闪小说作品研讨会中,其中一篇文章的题目是《天地娘心》。我们通常说得好,是“天地良心”。把“良”字改成“娘”字,就有了不一样的感觉。作者把人民军人的感天动地的事迹、通情达理的军人家属的品格用闪小说叙述得明明白白。“天地娘心”和“天地良心”一字的变化,就是我们在学校需要掌握的修辞格“仿词”的恰当运用。仿词,是需要语言的创造的。

  在剑言一白的另外一则闪小说中,有一句话“我们家两代都有红本本”。“红本本”是这则作品的成功之处。红本本,是家人用生命换来的,是生命,是荣耀,是国家对人民烈士的书面凭证。作家不用直白的“烈士证”,而是用了委婉的语言,容易引起读者的联想。我们同时需要温习的是不说“烈士证”,说成“红本本”,应该是这两种修辞格的兼而有之。一种就是婉词,用烈士来说亲人,一方面显得不够亲切,烈士应该是家人以外的人都牺牲的军人的尊称,一方面显得沉甸甸,忌讳着死亡是人的天性。一种可能是借代,用外表来代替实质,把烈士证的来龙去脉一律不说,只是把它的颜色说出来代表。作家的匠心也许在此。

  在另外的一则闪小说中,有一句“……誓与大堤共存亡”和“……誓与大堤共存”。前一句是上级下达给保护大堤的解放军战士的任务,堤在人在,堤亡人亡,表明受命官兵誓死保卫大堤。后一句,只是去掉了一个“亡”字,意思大变,受命的解放军官兵表明心机,一定要保护好大堤,保护好国家的水利设施,抗击洪水施虐,保护好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。一字之别,思想境界截然不同。一字之别,用的是“微殊”修辞格。微殊修辞格,是不是在我们义务教育课程中,我也不清楚。剑言一白在闪小说中能够玩得老到,就好。

  还有两句话,一句话是“过了大寒,杀猪过年”,另一句话是“我们胜利了”。不用说了,你知道,这两句话是双关语。意思在剑言一白闪小说作品中呢,豪迈,昂扬,仇恨,通过这种很家常的话,很直白的话说了出来。当然,双关语是我们义务教育课程的必修。

  能够当好一个作家,不容易。细细把玩,玩的就是言语,玩的就是创造。一篇文章不一定细细把玩好,十篇也未必,但细细把玩,熟能生巧,水到渠成。

  作者:任满超

  2017.3.5

扫码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