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 资讯中心>> 兵系天下闪小说

【集结号】评剑言一白老师“反战”闪小说

发表时间:2019-02-22 16:19:36

       剑言一白的《见证》和《最后的鬼子》,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揭示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丑恶面目,日本军国主义之野心昭然天下。

日籍八路军老兵小林宽澄

  《见证》是描写一位日本老兵,历经30年坎坷,收集了500多名慰安妇幸存者叙述的史实,一千多张照片,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残忍强暴的历史罪恶。

  而《最后的鬼子》,也是从侧面反映了山本一雄面对不义战争,消极对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事实。

  两篇闪小说,都是反映日本人民反对战争,通过不同方式和方法揭露和抗议日本的侵略罪行。

  那位可敬的伊藤一雄老兵,在生命即将完结的时候,在医院这个特殊的场合,召开了自己《出口气》新书发布会,是替日本政府对亚洲人民谢罪,是对曾经给亚洲人民造成深重伤害的谴责,这种正义之举是对日本政府深深的控诉。

  当然,一白老师运用了电影镜头的写意手法,将读者的视线最后定格在那本掉落在地上的作者名字上,突出地强调了这位日本老兵对自己当年参与侵略行为的忏悔。这样的收尾,也给读者留下了久久的回味。

在华日人反战同盟

我们再看《最后的鬼子》,当读者读后都会产生一种心痛。

抗战已经结束7年了,山本一雄这个潜伏的最后的鬼子,竟然没有像武士道的“勇士”剖腹自杀,而是举着白旗出现在剿匪战士面前。试想,这样的场面和场景,恰恰与日本军国主义“武士道”精神相悖,自然,当山本一雄回到自己家乡,回到自己国土之时,他的命运将是不言而喻。

  作为日本政府,没有德国那种勇气,也没有德国人的那种反省,而是将反战的山本一雄视为耻辱,视为异类。那句“个人行为”,不仅挑战战争受害国极其遭受战争蹂躏的人民的底线,也给山本一雄定了位。山本一雄是众多反对战争人民的代表,但在不知悔改,死不承认战争罪行的日本政府面前,无疑是个弱者,最后因“危害社会罪”锒铛入狱,恰恰说明了日本政府反和平的真实面目。

  一白老师闪小说,常常有鲜活的细节支撑。例如,《见证》中“ 面对身上连着各种管子带着氧气罩的老人,眼圈发红的中国女记者深深地鞠了个躬轻轻地问:“教授,您的“查明会”成立多长时间了?”从侧面烘托了对这样一位老人的尊重,也说明了记者对老兵毕自己近一生经历所做的和平事业的敬仰。

  再如:《最后的鬼子》中“山本一雄急忙大声说道:‘我是大日本帝国(东亚共荣光复先遣队)队长,请求按国际法战俘规定来对待……’”清晰地展示了山本一雄深受日本军国主义熏染的痕迹。虽然,在失望中山本一雄和他的战友们成立了“止武会”,但那种大和民族所谓的骄傲,还是从他身上有所体现。这也是一白老师在构思人物时的妙笔。

一白老师以他的历史责任感,以一个热爱和平、崇尚和平的博爱之心,运用自己的简洁、凝重的笔墨,将历史沉重的帷幕拉开,让自己笔下的人物演绎出一首《和平之歌》。面对一白老师简洁的文字,厚重的历史内涵,我们不得不佩服老师的纯熟写作手法。

  对一白老师作品的品读,是需要必要的历史知识,鉴于笔者浅薄,不当之处请指出。

       2015.4.25

作者:宋刚

扫码关注